“西南王”唐继尧之死与打倒军阀

北洋大时代道德篇(一百六十一):达人观物外之物,思身后之身,宁受一时之寂寞,毋取万古之凄凉。

在北洋史上,多如牛毛的草头王,多数属于昙花一现的角儿,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,西南地区一直是北洋军阀的禁地。阳奉阴违已经属于温和的表现,扯旗放炮也是常态,西南半壁的话事人,蔡锷之后的唐继尧,虽有“西南王”之称,更有“东大陆主人”的别号,然而仍死的不明不白,且无声无息。民国十六年五月下旬,唐继尧去世的消息突然出现,最初的信息比较模糊混乱,连具体日期都有五月二十二日和二十三日两种说法。是年对于军阀来说,也是一个风雨惊雷之年,北洋军阀中的鼎足人物,除了一个朽木将折的“东北王”张作霖,“北洋之虎”段祺瑞和“保定王”曹锟早已避居津门,曾经如日中天的“玉帅”吴佩孚四面楚歌,不可一世的“东南王”孙传芳也不得不寄人篱下。

但是,唐继尧之死,这位曾经染指川、滇、黔三省的大腕儿,却没得到关注,死时年仅四十四岁,正值壮年,死因一时也成谜。有称被人所杀 ,“世人终为唐危以为不速出,必死于反对者之手,果也。突于二十二日为人狙击死焉,至二十七日始发丧,死况迄不明了。”又有是精神方面之说,“惟自顾品珍失败,二次返滇之后,精神大不如前。有种种刺耳的骂声。羞愤惶愧,交迫一身,因此就寂寂灭灭的死了。”还有称“唐继尧胃病复发,饮食锐减,中西医无效”。其实唐继尧之死,除精神遭受打击和疾病以外,可以寻出一些当时的社会现实原因,那就是打倒军阀的呼声与大势所趋。

毕竟,“云南王”龙云崛起,唐继尧残存的数团嫡系人马被缴械,对于唐氏过去之劣迹,屡致不满,其口号有打倒唐贼继尧等最刺目,愈令唐氏难堪。唐继尧这些地方军阀以及北洋军阀,已经成为同时代的“旧人”。此时,南军北上所向披靡,战争如火如荼,北洋军节节败退,唐继尧之死,也预示着残余旧派军阀已来日无多,时称“从前煊赫不可一世的唐蓂帅,现在是无声无臭的死了”。唐继尧的死,已经没有多少谈资价值,他已经是一个大势之下,必然淡出历史舞台的人物。斯时军阀比为老虎,打倒军阀的民谣,在坊间传唱。

以此而论,唐继尧已经是一只“死老虎”。江山代有人才出,唐继尧称雄的时代已然过去,他已经从时代的前行者,变成了落伍者,甚至是落难者。此时,军阀已成讨伐的对象,北洋军阀已大部分被消灭,作为曾经的滇系军阀扛纛人,唐继尧之死,恰逢“打倒军阀”的呼声,高入云霄之际,恰逢清末民初崛起的军阀团体,土崩瓦解臻于灭亡之时,其死后的“无声无息”,与前时的叱咤风云形成大反差,是唐氏同类军阀世态炎凉的最低潮,所以前时叱咤风云的人物,若不趋新进取,势必被历史迅速淘汰。

参考资料:《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》、《菜根谭》、《唐继尧其何以自处》

首页社会